欠薪潛規則:農民工工錢成包工頭討要工程款籌碼

2017年02月23日 14:11  經濟參考報

    2月初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指出,切實解決好農民工欠薪問題,深入開展專項整治和督查,集中曝光一批典型案件,嚴肅查處欠薪違法行為包括欠薪陳案,堅決打擊惡意欠薪違法犯罪,尤其要堅決解決涉及政府投資項目拖欠工程款導致欠薪問題。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就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派出督查組,赴部分省區開展實地專項督查。

    《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了解到,歷年久治難愈的欠薪現象正出現潛規則:包工頭往往最后發放農民工工資,農民工工資成為討要工程款的籌碼。市場秩序緣何難得到規范?破解討薪難頑疾藥方何在?記者近日分赴廣西、貴州和福建等地調查。

    “在討2015年的工錢哩

    110日,歲末年初,寒風夾雨,廣西柳州市勞動監察支隊大樓前站滿了討薪的農民工,有人穿著沾有泥漿的工作裝,坐在石凳上等說法。勞動監察人員正忙碌地協調各個案件的當事人。

    46歲的蒙建康是貴州從江縣灣里村人。在討2015年的工錢哩,我帶4個人在古亭山旁的樓盤做了4個月木工,一直沒要到工錢,老板從前年拖到去年,再拖到今年。蒙建康說,他預付另外幾個人的工錢,如今欠錢全是他的。柳州市勞動監察支隊案件調查科趙達君說,就這項目,還有10多人在投訴,欠了16萬多元。

    針對這起欠薪現象,柳州勞動監察部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已多次協調,最終確定由房地產開發商先拿出10萬元,發給農民工,讓他們回家過年。

    一名農民工插話說,除了拖欠工資以外,克扣情況也很多。工程完成后,一些建筑商或包工頭往往以質量不過關等各種名義,層層克扣工人工錢。扣得不太過分,我們都忍忍算了;可有的扣得太過分,我們只能維權,但很難奏效,即便奏效,也是時間長、代價大。這名農民工說。

    歲末年初,貴州省貴陽市雙龍航空港經濟區多個建筑工地正緊張施工,在雙龍御景新城安置點,施工方拿出工人信息記錄、領取工資記錄等資料。記錄本上,工人們姓名、身份證號、月工資額等信息清楚,最后一欄簽著工人們名字,按了手印。

    勞務商四川永恒建筑勞務有限公司貴州勞務分公司項目經理鄢濤說,分公司有20多個班組、上千名建筑工人,此前曾發生班組長卷走農民工工資現象,因而公司建立了更規范的工資發放制度,比如工程款到位后不再分發給班組長,僅讓他們提供工人工資明細,由分公司與工人當面核對、發放并簽字、按手印確認。

    一些不規范行為仍較為常見。記者在福建省福州市登龍路看到,三四名工人正在鋪設人行道地磚。記者詢問是否簽訂勞動合同時,工人非常詫異,層層轉包給我們的工程,哪有合同?這名工人說,工資也不是每月一結,而是春節前統一發放。

    一名勞動監察人士告訴記者,非法轉包、不按月結算工資、不簽訂勞動合同等都是明令禁止的,可這些現象都很普遍。工會系統一名負責人說,農民工工資拖欠有案件數減少但金額上升的趨勢,全國普遍難以做到按月足額發放工資,很多企業平時只按月發生活費,年底統一結算。

    四川內江的農民工李成彬在柳州市柳東新區一棟高層樓盤里干活,他和10多個老鄉每人每天工錢200元。“4個月大約有2萬元。每月預發了1500元生活費,年底統一算工錢。李成彬說,預發工錢是整個行業的操作模式。

    欠薪現象衍生潛規則

    欠薪現象正出現潛規則越來越多包工頭故意將農民工工資放在最后發放,水電、材料費等費用全部支付,甚至利潤都盤算好之后,才愿支付農民工工資。柳州市勞動監察支隊副支隊長彭勝說,越來越多包工頭故意將農民工工資當作籌碼,試圖向政府部門施壓,由政府部門幫助向業主或建筑商討要工程款。

    嚴查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一直是各地重點工作之一,但一些地方年年嚴查年年欠。多地勞動監察人士認為,已有的規定未嚴格落實是重要原因,一些包工頭甚至將農民工工資當作討工程款的籌碼

    一些規定有令不行。一些工程項目建設資金不到位即擅自開工,施工企業壓價競標、墊資施工現象仍較普遍,掛靠承包、層層轉包、自然人承包等問題仍屢禁不絕,一旦資金鏈斷裂,農民工容易成為直接受害者。欠薪問題多數都被上層鏈條傳導而來,正因為實名制管理、分賬管理、按月支付工資等規定沒有被行業管理部門嚴格查處,導致后面欠薪問題的出現。一名勞動監察人士說。

    部分規定執行上面臨瓶頸。國家已出臺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等多項規定,但多名基層勞動監察人士認為,這些制度發揮的作用有限。保證金額度太小,規定要求按企業保證金封頂100萬元左右,但企業可能至少有5個項目正同時開工,保證金遠遠不夠支付農民工工資。一名勞動監察人士說,只有完全確認農民工無法拿到工錢,才能申請動用保證金,且程序復雜,需層層審批,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用這一資金。

    從源頭斬斷欠薪之根

    從欠薪行業看,建筑領域依舊是農民工欠薪高發區,但勞動密集型加工制造、住宿餐飲等行業拖欠工資問題也明顯增多,成為新的欠薪風險源頭。

    事實上,為破解農民工討薪難頑疾,各地已進行多方面嘗試,以廣西為例,廣西專門出臺新規對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進行完善,要求擴大需繳納農民工工資保證金的領域,并建立差異化繳存辦法,試圖遏制農民工工資被拖欠現象。

    但單一的舉措很難根除討薪難頑疾。一些勞動監察干部認為,要抓住欠薪問題的七寸,宜進一步提升相關部門的重視程度,真正形成合力,并從解決違法分包、拖欠工程款等源頭進行治理。

    首先,在建筑工程領域嚴格落實各項規定,包括實名制、按月發放工資等規定,對違規企業予以重罰,從源頭上消除欠薪隱患。對工程款與農民工工資進行明確分割,工程款屬經濟糾紛,正本清源,消除建筑工程領域的潛規則一名勞動監察人士說。

    其次,一些勞動監察部門感覺力不從心,有待推動各部門形成查處欠薪問題的合力。柳州市勞動監察部門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勞動監察部門在責令欠薪企業改正的情況下,企業拒不理會,可罰款2萬元,勞動監察部門僅此權限,因而每年能協調下來的案件大約只有60%70%,所有案件很難單靠勞動監察部門。

    南寧市江南區勞動監察大隊大隊長陳美杏認為,各個部門需形成合力,如公安部門要嚴肅追究欠薪主體的刑事責任,司法部門要優先、大范圍地為農民工提供法律援助等。只有各部門間相互溝通,有效配合,才能提高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的查辦效能。

    另外,進一步提高欠薪主體的違法成本。貴州省貴陽市一住建部門工作人員認為,當前欠薪案件多發的主要原因是違法成本低,一些欠薪行為導致政府投入大量行政資源和成本。各地可一方面根據建設規模準備托底資金,這筆資金由企業拿出,另一方面,通過相關法規條文予以保障,對不誠信企業進行懲戒,如果失信可列入黑名單,參考法院對老賴的處理方式,對其欠薪主體的消費進行限制。

    “建立健全建筑市場誠信體系也非常重要。一名勞動監察人士說,案件顯示,不少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都存在違法分包情況。一些工程層層轉包,最末端的包工頭甚至沒有資質,導致勞動監察部門幫助農民工討薪時,往往遭遇各種復雜境況,建議發揮建筑誠信體系的作用,讓惡意違規、違法分包的建筑商在行業里難以立足。

    值得注意的是,國務院此次專項督查顯示了破解農民工討薪難頑疾的決心。不少勞動監察人士認為,只要這一工作得到重視,各項規章制度落到實處,農民工討薪難頑疾還是有望得到較大程度遏制的。

A级全黄试看30分钟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