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遏阻青少年意外死亡“第一殺手”?——河北獻縣5名小學生溺亡事件調查

2021年05月26日 23:04  新華社

新華社記者楊帆

  “河北滄州獻縣5名兒童在村邊坑塘溺水身亡”的消息,近日引發輿論廣泛關注。記者采訪了解到,5名女孩最小10歲、最大13歲,就讀當地同一所小學,周末相約在村邊水塘玩水后不幸溺亡。

  溺水是我國中小學生非正常死亡的“第一殺手”。一面是主管部門預警頻發、學校安全教育緊抓,另一面是各地事故屢發、校外遭遇風險難控,真正有效遏阻“第一殺手”仍需多方形成監管合力。

  周末相約玩水 5名女孩溺亡

  滄州市獻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李長青介紹,孩子出事水域周邊沒有監控探頭,警方經調取村莊周邊其他點位監控視頻,通過詢問死者家屬、關鍵目擊證人劉某良、報警村干部和現場參與救援人員等18人,查明了相關情況。

  22日(周六)午飯后,小留住屯村女孩王某雅找到同村女孩王某鐲,二人騎自行車來到韓村找女孩劉某園。3名女孩隨后去找劉某雪,劉某雪正和表妹劉某涵、表弟劉某良(男,12歲,劉某涵親哥)一起寫作業,家中當時沒有大人。

  隨后劉某園提議“大家一起去蹚水玩”。15時左右,6個孩子來到韓村東南方向一處水塘,5個女生開始脫衣服準備下水。劉某良因覺得“她們都是女的我是男的不方便”,于是返回家中。

  約半小時后,劉某良回到水塘,發現王某鐲漂在水上,其他4人不見蹤影,急忙跑回村里叫人救援。多位村民和韓村鎮派出所民警隨后趕赴現場,相繼將5名溺水人員打撈上來,經搶救無效均死亡。

  當地通過對在校學生、附近村莊兒童進行排查后,無其他兒童溺亡。這5名溺亡女孩最小10歲、最大13歲,均是韓村鎮恩美小學學生,遺體后被家屬認領回家。

  事發后滄州市縣鄉三級共同展開相關工作。一是入戶做好家屬情緒穩控和心理疏導,依法依規依政策給予幫扶救助。二是做好隱患排查工作,在全市范圍展開防溺水安全隱患排查,對有水坑塘、河道、溝渠登記造冊,加密補齊警示標識。

  圖為5名女孩在韓村外水塘溺亡水域。警方提供。

  5人都不會游泳 學校曾開展防溺水教育

  記者采訪了解到,孩子出事的水塘,屬自然形成坑塘,水面面積500平方米左右,大部分為0.5米的淺水區,水深2-3米的區域有200平方米左右,事發前水塘周邊有不止一個警示牌。

  “民警調查發現,5個孩子都不會游泳。孩子家長都在本地工作,均不屬于留守兒童。”李長青介紹,事發水域不深,水質也比較清澈,但5月水溫還是比較低的,救援人員都是成年男性,他們反映下水后時間長了受不了。

  當地教育部門負責人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事實上,為應對今年“五一”假期學生溺水風險,4月2日前后曾組織各學校在課上觀看防溺水教育視頻,節前兩次發出《致家長一封信》,5月全縣多次安排安全教育活動,但還是發生了這樣的悲劇。

  目前,當地對全縣范圍已排查出的822個坑塘將加密警示牌和標志,并通過電視臺、自媒體、農村大喇叭等多種方式,廣泛傳播防溺水安全內容。校內課堂開展安全教育之外,已經開展招募家長志愿者隊伍工作,同時各學校將安排教師展開家訪,共同織密“安全網”。

  “第一殺手”屢屢作案 遏阻需形成合力

  據國家衛健委和公安部不完全統計,我國每年有5.7萬人死于溺水,少年兒童溺水死亡人數占總數的56%,平均每天有88個孩子因溺水死亡。溺水是中小學生非正常死亡的“第一殺手”。

  “事后我們反思,如何才能讓安全教育真正引起學生、家長的重視。現在校園外的安全隱患較多,很難單純依靠學校教育讓孩子做到‘不該去的地方不去,不該做的事情不做’,可以說‘防溺水’是一個系統工作。”獻縣教育部門負責人說。

  業內人士認為,無論是在中小學還是大學階段,設置游泳教育內容都具有現實意義。但通過該案調查發現,目前基層“防溺水”工作的主要目標仍是讓孩子“遠離水”——課上教育孩子們要“遠離水”、課后各種形式告知家長要讓孩子“遠離水”,存在只能“堵”無法“疏”的矛盾。

  “近年來各種監管措施上馬,不管城里還是農村,大部分孩子都被迫離水遠了,但玩水對孩子是有吸引力的。”當地教育部門負責人介紹,獻縣有中小學校173所、學生近10萬人,目前全縣只有縣城一所游泳館,沒有條件學游泳、學自救。

  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律師潘珂驊表示,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弱,在“防溺水”工作上監護人、政府、學校等需要形成監管合力:一是創新安全教育方式方法,通過開展震撼教育、觀摩現場等形式讓學生“入腦入心”;二是多措并舉做家長工作,避免以簽訂責任書等“形式主義”做法代替監督管理;三是打造安全防護體系,排查處置河湖坑塘安全隱患,實現多方人員齊抓共管。

A级全黄试看30分钟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