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美國病”之二:撕裂病,社會鴻溝“合理化”

2021年05月29日 21:57  新華社

新華社記者

  美國得克薩斯州今年初遭遇寒潮,許多家庭連續多日停電停水,電價一度暴漲近200倍。然而,該州首府奧斯汀的富人社區卻一直有電力供應。

  面對中下層民眾的不滿,該州科羅拉多市市長蒂姆·博伊德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我們不欠你和你的家庭什么,當地政府的責任不是在困難的時候給你們提供幫助。沒電沒水的民眾應該自己想辦法活下來,而不是懶惰等著別人來拯救。

  215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敦,車輛在積雪的道路上行駛。(新華社發,勞承躍攝)

  一棟裂開的房子是站不住的。在《美國真相》一書中,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引用美國前總統亞伯拉罕·林肯的這句話,真實勾勒出當下美國社會撕裂的病態。但面對眼前這棟裂開的房子,美國許多精英并不是在尋找補救辦法,而更傾向于把責任推給中下階層,將這種社會鴻溝合理化

  一片土地 兩個美國

  今天的美國社會是這樣的:數十萬人無家可歸,數百萬人擔心被驅逐,數千萬人沒有保險或保險不足,低收入群體的人均預期壽命比富人少15年左右……

  今天的美國社會也是那樣的:最富有的1%的美國人擁有的財富總量遠遠超過社會底層50%的人。盡管上千萬美國人在新冠疫情期間失去了工作和收入,但過去一年650多名億萬富翁的財富卻增加了1.3萬億美元。

  一片土地,兩個美國,強烈反差令人震驚。

  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2020年末一份報告顯示,過去40年,美國極少數人與大多數人之間的收入鴻溝越來越寬,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也越來越大。例如,從1979年至2019年的40年間,1%的人工資增長了160%,而90%的人工資僅增長了26%

  斯蒂格利茨指出,歷史清楚地表明,美國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基本沒有向中下層滲透。盡管國內生產總值有所增長,大多數民眾的收入卻幾乎停滯不前,他們因此生活在憤怒和絕望中。

  2020427日,在美國紐約拍攝的地鐵站旁的無家可歸者。(新華社發,郭克攝)

  無處不在的不平等

  美國的不平等問題已滲透到社會生活方方面面。除種族、民族和性別等領域根深蒂固的歧視外,教育、就業等方面也存在機會不平等問題。相比盎格魯-撒克遜白人和男性,非洲裔、拉美裔等少數族裔及女性群體,更容易成為不平等的受害者。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盡管美國人已為消除歧視斗爭了半個世紀,但現在女性的工資水平仍然只有男性的83%,非洲裔男性的工資僅為白人男性的73%,拉美裔男性的工資僅為白人男性的69%

  有美國專家形容新冠疫情后的經濟復蘇為“K,意思是一些美國人恢復得很快,而其他許多人還在艱難度日。非洲裔、拉美裔等少數族裔顯然屬于后者:美國《達拉斯晨報》4月公布的數據顯示,得克薩斯州白人工人的失業率為4.8%,而非洲裔失業率為14%,拉美裔為9%

  教育機會的不平等同樣突出。美國《政治報》網站的一篇文章指出,距美國首都華盛頓僅一小時車程的巴爾的摩市在校學生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電腦,三分之一的非洲裔、拉美裔和印第安人家庭沒有互聯網。在疫情期間遠程教育成為主流教育模式的背景下,這無疑進一步加深了由貧困和種族不平等造成的教育鴻溝。

  展望未來,當我們從新冠大流行中走出,很可能會面臨一個更加不平等的社會。美國《國會山》日報網站一篇文章悲觀地預言。

  2013917日,占領華爾街運動支持者在紐約曼哈頓金融區舉行游行集會,紀念該運動兩周年。(新華社記者王雷攝)

  “1%人的國家

  美國社會不斷加劇的撕裂不僅是一個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問題。

  美國正逐步演變成這樣一個“1%人的國家”——經濟和政治都只為那1%的人而存在,也被那1%的人操縱著。這1%的人主要聚集在一些最強大、最富有的利益集團,包括金融、醫療保險、制藥、能源、軍工等行業。

  10年前一度蔓延全美的占領華爾街運動正是針對這1%的人。10年后的今天,他們仍掌握著驚人的財富。根據美聯儲最新數據,美國這1%人口的凈資產總額達到34.2萬億美元,占美國所有家庭財富的30.5%;最貧窮50%人口的凈資產總額僅為2.1萬億美元,占美國所有財富的1.9%

  事實上,一美元一票一人一票更準確地描述了美國現行的政治體制。富人利用其財力,通過游說者、選舉捐款、政商旋轉門以及主流媒體等各種工具來獲取政治影響力,并大力傳播有利于自身的各種信息——有時甚至不惜造假,從而把社會不平等合理化

  正如美國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日前撰文所言,收入和財富不平等問題是美國面臨的重大道德、經濟和政治危機。不幸的現實是,我們正迅速走向寡頭政治,少數億萬富翁擁有巨大的財富和權力,而工薪家庭卻在以自大蕭條以來從未見過的方式掙扎。

 

A级全黄试看30分钟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观看